<nav id="ey0wa"></nav>
<form id="ey0wa"></form>

     
    010-64097988??

    新聞資訊

    News

    您的當前位置:
    新聞資訊
    誠通健康養老網,為您提供更最新、最靠譜的資訊。
      
    一批銀發經濟重點發展區域規劃在路上, 國內養老現狀如何?
    來源: | 作者:誠通人力(北京) | 發布時間: 2022-04-02 | 110 次瀏覽 | 分享到:
    2月21日,中國政府網發布《國務院關于印發“十四五”國家老齡事業發展和養老服務體系規劃的通知》。通知強調要大力發展銀發經濟,規劃布局一批銀發經濟重點發展區域。

    2月21日,中國政府網發布《國務院關于印發“十四五”國家老齡事業發展和養老服務體系規劃的通知》。通知強調要大力發展銀發經濟,規劃布局一批銀發經濟重點發展區域。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成渝等區域,規劃布局10個左右高水平的銀發經濟產業園區。支持北京、天津、上海、海南、重慶在開展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中推進國際性、跨區域合作。結合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重點聯系城市評選,在全國打造一批銀發經濟標桿城市,推進在服務業融合發展、制造業轉型升級、新技術新業態培育方面的探索創新。建立區域老年用品市場交易平臺,支持有條件的地區舉辦老年用品博覽會、展銷會。

    2月22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舉行2021年第四季度新聞發布會。會上還透露,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從今年1月開始,實施養老保險全國統籌。

    新時代下的“銀發經濟”,正在給出新命題。在這背后,國內居家、社區養老現狀如何?政府、企業各自扮演哪種角色?能提供什么樣的養老服務?數字化飛速發展的今天,科技能為養老的“最后一公里”做點什么?

    銀發族“居家”不易

    “一日三餐都是問題”

    最近每到臨近午餐時間,27歲的白領林美麗(化名)在工作的間隙,通過手機下單了第二天的外賣,備注要求“葷素搭配、營養均衡。”

    這份外賣是點給她在桂林老家的姥姥、姥爺,每個月的預算有1000元,“年紀大了做飯不方便。”

    姥爺所在的養老社區其實也有食堂,但并不送餐上門,對于80歲的姥爺來說,每次往返食堂花費近一小時去吃頓飯已經不是一件輕松的事,“之前上下樓梯摔過一次,姥姥胸骨摔碎了,呼吸都痛,養了一個月”,林美麗說。外賣成為了一個不算理想卻也“只能如此”的選擇。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已達2.64億人。在2011年2月,民政部發布的《社會養老服務體系建設“十二五”規劃》首次提出“9073”的養老模式中規劃,未來養老結構為90%的老年人在社會化服務協助下通過家庭照護養老,7%的老年人通過購買社區照顧服務養老,3%的老年人入住養老服務機構集中養老。

    然而,根據2020年9月民政部對養老政策建議的回復,截至目前,我國超過99%的老年人在居家和社區養老,僅有不到1%的老年人在養老機構養老,居家和社區養老是當前主要養老方式,發展居家社區養老服務對于老年人就近就便養老有重要意義。

    對于傳統意義上的“居家”而言,最平常的一日三餐是首要難題。以北京市為例,北京市民政局曾經針對老年助餐需求所做的一項專門調查顯示,全市對助餐需求比較強烈的老年人群體主要集中在三類:高齡老年人,獨居老年人,失能失智老年人。據統計,這三類老年人全市約80萬人。

    居住在朝陽區雙井街道的張大爺,80歲卻身體依舊健朗,用餐需求已經得到解決。張大爺告訴記者,自己一般早餐雞蛋、牛奶和面包饅頭就解決了。午餐和晚餐都湊合著來。在雙井街道社區服務站開通助餐服務后,張大爺的午餐、晚餐得以解決。“歲數也大了,只能到驛站訂飯吃,偶爾晚上自己做。”

    貝殼財經記者在北京雙井富力社區養老驛站看到,這里的助餐服務分別提供定點供餐和送餐服務。一份餐15元,能有兩菜一湯。每天遇到實在是出門不方便的,需要花7元送餐費,就有工作人員送到家里。雙井社區服務中心養老驛站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有四五十人長期在驛站訂餐。而受限于工作人員數量,只有的確是無法出門的老人,才有工作人員提供送餐服務。

    家政成為主要承載方

    “上門服務已起步,陪同服務不完善”

    居家養老需要解決的還不僅僅是三餐飯的問題。

    基礎的生活需求外,老年人還有陪同就診、康復指導、健康管理等需求。這時候,各類上門服務就成了首要選擇。貝殼財經記者走訪發現,當前,大小家政公司正在承載著居家養老市場的最大人力需求。

    “真正獨居在家的老人比較少,他們一般都有保姆陪著,沒有保姆陪著的就會叫保潔或者小時工,有的保姆照顧老人一照顧就是很多年。”

    此前,北京朝陽區雙井街道養老驛站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雙井社區的養老驛站,也能為老人提供很多居家服務,周邊通過驛站來預約保潔等上門服務的有五六百人。據記者觀察,該驛站能夠提供日托服務、上門短時照護、居家保潔和空調清洗等助潔服務、陪同就醫或專業護理等助醫服務。就連日常接送、適老化改造、醫療護理器械租賃、通下水道等服務也都在其中。

    根據該街道公示的價目表,服務費基本上是按小時或按次數收費。比如陪同就醫、上門助浴等,按照老人的自理能力劃分級別,相應服務價格也各有不同,有的需求幾十元就能解決,有的可能需要上百元或者幾百元。

    “我們跟家政公司有合作,老人找到我們,我們找家政去服務他們”,上述工作人員表示,養老驛站本身沒有食堂,驛站的送餐服務也是由專門的送餐公司來提供。

    如同雙井社區服務驛站一樣,提供上門服務的服務商,大多都是家政公司。在北京市96156居家養老服務平臺上,專門開啟了網上商城,以及提供助老服務商的查詢功能,其中分類為“養老機構”、“家政服務”、“生活服務”、“商場超市”、“餐飲服務”、“文化娛樂”、“醫藥醫療”幾大專區。

    在“養老機構”中,大部分的養老服務驛站都能夠提供助潔、理發、修腳、陪同就診服務。記者隨機撥打了幾個電話了解到,通過養老驛站預約上門服務后,最后來提供保潔、照料等服務的也是家政公司。

    雖然居家服務需求正在被關注,但記者在走訪中發現,依然有一些老年人服務有待完善。北京大商超市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有很多老人會帶著養老助殘卡去超市購物,但有的門店并不售賣老年紙尿褲等老年用品。  

    數字化:制造鴻溝,也填補鴻溝

    “要教會老年人用智能手機”

    人力無法充分滿足的老年人生活中“最后一公里”需求,數字科技正在用各種方式填補。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近年來,一些專門針對老年生活服務的數字化平臺正在不斷出現。比如在北京、上海等地,都有專門地針對老年人服務的小程序或者APP,或者是養老產業中,有企業開始提供數字化養老服務,但仍需完善。

    記者看到,僅北京就有多款針對老年人服務的小程序。記者通過北京96156的電商平臺查詢到,有“金色家園”、“誠和敬”等小程序入口,可以讓老年人購買到所需的護理用品、臥床輔具、代步工具等服務。

    線上平臺的初衷是解決需求,但同時也帶來了額外需求:使用線上工具的需求。

    54歲的楊慧娟是家政公司阿姨來了的工作人員,目前正負責護理一位80多歲的人,平時的工作中負責照顧老人的一切生活起居事務:買菜,洗衣,做飯,打掃衛生,提醒按時服藥等。除了這些基礎的生活服務,她需要去體會老人的心理需求,豐富老人的精神生活。

    “您這么聰明,怎么可能學不會呢。手機的電源鍵在右側,來,您按一下屏幕就亮了。我們再用手指劃開屏幕,點開微信……”

    老太太看見身邊人都用智能手機打電話、視頻,自己也很羨慕,為了教老人學習使用微信,楊慧娟專門手繪了一系列微信使用攻略圖,把使用微信的每一個步驟用簡單清晰的圖表現出來,然后一遍一遍講解和示范。

    事實上,老年人的數字生活需求已經被一些機構和組織關注到。今年3月,螞蟻集團發起了藍馬甲的專項行動,主要做老年人的數字助老教學和防騙知識普及。藍馬甲項目發起人、螞蟻集團總監張建亞對記者表示,隨著數字化技術加速覆蓋醫療、養老、交通出行等生活的方方面面,“部分產品界面交互復雜、操作不友好,適老化產品改造缺乏專業人才,各種APP無障礙化普及率較低。更重要的是,對于智能手機,沒人教學,功能不會用;老人遺忘曲線短,也缺少能隨時咨詢的人。”

    張建亞對記者表示,目前藍馬甲主要是側重兩方面,一個是老年人使用手機、智能設備的需求,另外一個就是防騙,“老年人雖然不是被騙最多的群體,但老年人群體是被騙金額較大的群體。”

    據了解藍馬甲在河南鄭州專門推出過一款老人專用的健康碼,在老人將健康碼下載打印后,出示給工作人員來掃,以此減低老年人的操作難度。螞蟻集團還升級了“藍馬甲”無障礙計劃,在支付寶上推出針對老年人的“暖洋洋專線”,開放一鍵呼入直連人工的快速通道。

    藍馬甲的創新之處,還在于“老人幫扶老人”。張建亞告訴記者,目前藍馬甲的志愿者、講師也有很多都是老年人,“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一位鄭州的呂大爺,他特別熱心,退休之后編了一個360頁的冊子教大家用手機,疫情期間還通過直播的方式給大爺大媽們普及知識。”

    目前,藍馬甲已經有服務社區講座、驛站1對1答疑、沉浸式防騙展、數字生活體驗點4大服務。成立至今,藍馬甲已累計走進40+城市,3200+社區,舉辦10000+場次駐點,服務超20萬人次。

    “明年,我們希望能有所下沉,一步步地從一線城市、二線城市,到三四五線城市、縣域,滿足更多老年朋友的需求。”張建亞表示。  

    養老企業超33萬家

    社區養老在縣域“推不動”?

    如果說一些家政公司等上門服務機構主要為90%的老年人服務,社區養老和機構養老就主要服務著剩下的7%和3%。

    此前,記者走訪了北京朝陽區的一家養老驛站,聽到106號床按下了呼叫鈴,聽到鈴聲后護老員迅速做出反應,趕去問詢老人的需求。這里是一家剛剛建成不久的小型養老院,只能容納40個老人,24小時能得到護理員照料,基礎設施齊全。記者在這家養老驛站看到,老人們的房間里都使用的是老年設施,比如馬桶邊設置老年扶手、書桌上帶著可以扶著的把手,床使用的是能夠升降的醫用床。

    “我們服務的基本上都是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兩個人一個房間,一直都有護理員照料”,該驛站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基本上還有生活能力的老人,都不會選擇來養老院,“簡單的生活沒問題的話,來養老院的錢也不一定能負擔得起。”

    這樣一家養老驛站雖然規模很小,但每個月僅床位費就要3500元起,加上餐費和護理費,有的每月費用最高能到1.3萬元。

    與高價的養老驛站不同,公立養老院有的能拿到政府補貼,價格相對較低。山東聊城莘縣的岳莊今年70歲,已經在縣城的養老院住了三年。他告訴記者,自己所在的養老院生活還不錯,同樣是兩個人一間房,每個月1600元。

    這背后,是養老服務業、養老用品業、養老房地產、養老金融組成的龐大的銀發經濟產業。用企查查數據檢索“養老”,能檢索出33.6萬家企業,檢索“養老院”出現的企業有28750家。

    從養老服務業看,機構養老的成熟度更高。中國老齡產業協會研究室副主任鄭志剛對記者表示,跟居家養老和社區養老對比,機構養老發展歷程較早,從我們的敬老院到后來各種各樣的養老機構,例如養老院、養老公寓等等,目前我國的機構養老最為成熟。

    “衡量一個養老機構運營能力高低的關鍵,主要是看它的數字化水平。一家養老機構能夠具備數字化能力,前提是它已經實現了標準化管理、具備了數字化應用相關的人才、同時一般已經實現了連鎖化經營。”

    僅從北京市看,截至2021年6月底,全市已建成養老機構576家,床位11萬張。

    企業也紛紛在養老產業發力。天鵝到家相關負責人對貝殼財經記者表示,養老一直是公司的核心戰略之一,“從我們的角度預計,在未來的5~10年,老年護理這塊需求會是一個快速的增長狀態。”

    對比一線城市的居家養老,鄉鎮、農村的養老需求更為迫切。根據我國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我國老齡化水平城鄉差異明顯:鄉村60歲、65歲及以上老人的比重遠超城鎮,這表示我國農村的老齡化速度要快于城鎮,是人口老齡化大潮沖擊的第一站。

    “我們去下鄉走訪的過程當中,遇到的空巢老人情況不是很多,我們這些地方大部分是子女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或者分開和不同的子女住。”

    席梓黛(化名)在云南某縣城的民政單位工作,在脫貧攻堅之前,她所在的縣是國家級貧困縣。據她反映,農村主要采取的是居家養老模式。

    對于偏遠地區的養老環境來說,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被解決。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理事長于建偉對記者表示,我國鄉村的老齡化程度明顯重于城鎮。由于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相對滯后,基層組織建設相對薄弱,加上農民居住比較分散,公共服務投入資金短缺、效益較低,農村家庭養老功能明顯弱化,“缺錢”是農村養老難的根源,健康支持是農村養老的難點。

    席梓黛告訴記者,因為上級要求,自己所在的縣城此前建設了一個中心敬老院,剛開始屬于公立養老院,最初免費收治了三十多位特困老人、沒有子女贍養的老人

    “后來改成公建民營的養老院,開始向社會招收老人,現在養老院總共有70位老人,具體付費養老人員多少還不清楚。”

    “社區養老的日間照料中心在我們這些地方基本上是掛了一個空殼,因為社區養老需要有專業的志愿團隊、專業的服務人員,包括社區工作人員都需要配備齊全。在人員、編制、資金都不充足的情況下,社區養老的模式無法有效推動。”

    朝陽產業的利潤率不高

    養老院平均入住率不到50%

    不論是城市還是鄉村,銀發經濟“最后一公里”的解決方案,最終還是會落地到養老產業來解決。

    有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養老市場規模已超6.5萬億,2021年養老市場規模或將突破10萬億,預計2030年達到22.3萬億元。

    鄭志剛表示,加入到養老行業的企業越來越多,提供的養老服務種類也越來越多,很多上門服務越來越專業,比如上門助浴、居家醫療等。養老照護服務與餐飲、地產、金融、旅游、教育等多個領域相融合,呈現出多元化、多層次的特點。

    “養老行業做得好肯定是賺錢的,但是暴利談不上,它的利潤率普遍不高。養老行業屬于朝陽產業,市場前景廣闊,就機構養老的模式來看,往往是前期投入很大,回報周期很長,但是一旦管理體系搭建好了,服務質量有保證,客源穩定增長,長期收益一定可觀”,鄭志剛說。

    然而在產業發展上,養老機構也面臨諸多困境。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理事長于建偉對貝殼財經記者表示,自己到訪過的養老院有城市高端養老機構,也有鄉鎮敬老院、農村養老院等,有運營良好、一床難求的養老機構,也有慘淡經營、入住率很低的養老機構。

    “目前,養老機構存在的普遍表層問題是入住率較低,平均入住率大致在50%,部分入住率不到40%,有的甚至不到20%。”

    于建偉表示,養老機構入住率低的深層原因比較復雜,有的不做市場調查,盲目建院;有的選址不當,人不愿去;有的服務質量差,留不住人。入住率越低經濟效益就越差,繼而影響服務質量,更留不住老人,形成惡性循環。

    根據安信證券今年7月發布的研究報告,占八成人數的中等收入水平老年人因不滿足政府的最低保障無法入住公辦養老院,又支付不起高昂的高級養老院費用,導致商業養老院的床位空置率高達46%。

    那么,健全養老服務體系,還需要在哪些方面更加努力?

    鄭志剛表示,“從國家層面來看,應該更積極地去落實相關財稅支持政策、加強人才隊伍建設、打造一個更開放更公平的營商環境,讓國企、民企、外資、內資能夠公平競爭,從企業角度來看,作為市場的主體,他們需要做好自己的商業模式,明確自己的定位,提升核心競爭力。”

    (來源:  新京報)


    一级做a爰片久久毛片一,欧美一级a性色生活片,一级做a爰片久久片,一级A一片久久免费,97国产精品自在自线视频国产不卡在线自在拍,国产超级va在线观看视频,国产A级理论片